沒寫兩年,再次執筆,竟然生了隔閡,彷彿是很遙遠的事。論文總算通過了,很辛苦,寫作跟做學問是兩碼子事,絕不相同,中間我幾乎想放棄呢! 閒來無事,我也會看看舊文的,見讀者鼓勵,真有立即執筆的衝動,但想到限期在即,念頭就打消了,不能不務正業啊! 廢話少說,重提往事吧! 當了補習...

高二的天浩正在為暑期的籃球比賽進行練習,但是市區的籃球場實在是太多人了,根本沒辦法好好練習。因此唯有找一些比較僻靜的籃球場。 可是隻身搬來這個社區的天浩,根本不知道有什麼好場地可以揀選。而天浩記得隊長曾經說過山上有一個正在進行拆卸工程的廢校,那兒的籃球場已經沒有人使用,那邊除了...

  當日常的高強度健身訓練結束之後,已經淪為俘虜的驅魔戰警大隊長鬼塚坐在蝴蝶擴胸機上粗重的喘息著,手臂上的一條條青筋與血管都爆凸出來,清晰可見,彰顯著一塊塊充血暴脹的發達肌肉,然而這健壯的雙臂此刻卻連抬起都異常困難,雙腕上的鋼質鎖扣剛剛與蝴蝶機把手上的鋼鎖分離,便無力的垂在身體...